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一团伙经营色情直播App牟利6802万元 6人被公诉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1/07/25 Click:

  “这种有偿推荐的形式特别吸引推荐人的加入,有的人能赚到几万块推荐费,所以短时间就形成病毒式的传播。”负责该案远程勘察的网安民警说。

  由于该案件涉及人员众多、网上传播方式较为隐蔽,公安机关建立专案组的同时,第一时间邀请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提前介入案件,引导侦查、固定证据。

  “提前介入时,我发现平台参与人员特别多,每天都有几百个在线主播……”清江浦区检察院检察官朱红权说。

  24岁的小美是“小棉袄”直播平台的一名“女主播”。小美刚开始从事的主要是“绿播”——通过正规的直播顺便卖东西。2019年3月,结束完一天直播的“小美”收到一个名为“小天仙”的观众发来的直播软件宣传链接,邀请其加入一个名为“初恋”(后改名为小棉袄)的直播平台。

  “打开链接下载App后,我发现里面有很多超尺度画面,但是人气很火……”最初,小美对“初恋”App并没有什么想法。但是,后来“小天仙”多次发来邀请链接,并告知其“主播礼物”提成在50%以上(一般的直播,比例为40%)。经不住诱惑的小美最终还是决定“下海”,成为“初恋”直播平台的“女主播”。完成下载和注册后,小美根据要求将ID号和支付宝账号通过微信发送给了“小天仙”,让其成为自己与平台结账的“家族长”。

  “家族长是平台和主播的中间人,收益主要靠观众购买观看的‘映票’和所刷的礼物,平台、家族长、主播的分成比例分别为40%、10%、50%,我每天在平台开播5小时至6小时,最多一个月能挣10多万。”小美说。

  与小美类似通过“链接”和“家族长”介绍参与直播的,还有江西的小婷和小雨等人。2019年4月,在网上看小说的小婷也意外收到了一条“直播工资日结”的广告链接。手头拮据,想挣快钱的小婷很快就决定“下海”,甚至拉上了自己的同学小雨。直播3个月后,发现从事“黄播”能迅速赚到大钱,小婷又拉上了以前打工的朋友小英,共同开始所谓“直播”事业。小婷等人不仅在直播时故意衣着暴露,还多次组织所谓的“大秀”,并在“家族长”指导下,拍摄和下载了大量淫秽视频,以“彩播”的形式,让观众付费和刷更多的礼物,试图争取到更多的平台返点。

  “对方很狡猾,甚至借助第三方、第四方支付来逃避资金监控和洗钱……”清江浦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张超运说。

  据了解,由于“小棉袄”色情直播参与人数众多,开播仅一年就先后收到用户充值6802万元,为了逃避打击和“洗白”资金,平台实际负责人汤某等人在开发色情App之初就做好了详尽的“预案”:首先,直播平台主服务器隐藏在境外,域名每隔数月变化一次。平台的“礼物”“映票”全部采用虚拟货币钻石对照不同数额比例购买;其次,“主播”“家族长”“推荐人”奖励和工资按照不同分配方案每隔一段时间借助第三方支付“提现”;最后,核心人员和团伙骨干工资和奖励,先由第三方将相关资金流转到国外第四方掌握的“黑卡”账户,再由境外财务人员将资金取出到赌场转换为外汇,最后存入当地银行,几次倒手“洗白”后带回国内使用。

  2020年6月,在检察机关的建议下,公安机关委托上海一家司法鉴定所对“小棉袄”直播平台各直播间进行录像固定取证(先后提取涉嫌淫秽直播视频1813个),并从该平台国内主播、推广人员入手,顺藤摸瓜开展侦查,最终从广东、湖北等多地抓获了平台实际负责人汤某、技术总监冯某等犯罪嫌疑人及近80名涉案女主播(均被取保候审,另案处理)。

  案件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后,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在前期提前介入、引导侦查的基础上,结合非法“黄播”案件特点,重点加强了对“小棉袄”直播案件团伙组织架构、分工、资金分配等具体细节和证据的审查,并很快查清了该案犯罪团伙的人员、组织架构等完整犯罪链条情况。

  据悉,针对“小棉袄”直播案件暴露出的网络直播监管不完善、地下洗钱等情况,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在案件办理过程中,主动联合有关部门牵头共同制定工作方案,加大类似犯罪打击力度,并从资金管控、直播管理等源头加强治理,坚决斩断非法“黄播”犯罪链条。